大卫·加拿丁关于“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艺术家”

日期:2019-08-30编辑作者:人物

  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的艺术家 大卫·加拿丁 2001-01-29 08:53:01 尽管丘吉尔对于口语的掌握已经达到无比姻熟的地步,但他 绝非一个天生的演说家。年轻的时候,对他来说,成为一个出头露 面的人物,常常发表演说,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。个头不到五英 尺高,略显驼背,薄薄的上唇,娇嫩的皮肤,人到中年发胖的腰围, 可见他的外貌并不具有吸引人的魁力。他深感没受过牛津、剑桥 大学教育的不足,一方面他一直感到知识的贫乏;另一方面他又觉 得自己“从来没有那种年轻人在大学论坛就各门学科即兴辩论的 经历”。除了在公众场合作了些简短的评论之外,他根本谈不上掌 握了即兴公开演说的艺术。最令人气恼的是,他的声音不浑厚。不 动人,语言有障碍,有时口齿不清,兼有口吃。正如一位公正的观 察者针对丘吉尔早年经历所说的,他是“一个中等身材、不出众的 青年,说话口齿不清……貌不惊人”。 丘吉尔的演说之所以与众不同,是由于他不得不克服不利因 素。他通过艰苦奋斗,长期苦学苦练,去掌握他选中的技能。他学 习记忆克伦威尔、查塔姆、伯克、皮特、麦考利、布赖。迪斯累里、 格莱斯顿这些名家的最著名的演说词。他背诵他父亲的部分讲 话,故意仿效他的穿着和风度。他勇于磨练,克服发音不清和口吃 的缺陷,拜访了几个语音专家,心摹口练,坚持不懈,精选妙词佳句 以避免日常话语中不谐调的节奏。他对着镜子摆姿势,纠正面部 表情。自然,他早年已经建立了不朽的功勋,但还常常担心在下院 会议上会脱口失言;就是在后期,大凡作重要发言之前,他往往担 心有闪失,直到准确用词、绝无障碍时才感到满意。 首先,他必须在演说词的篇章上花费时间。不管是在下院会 议的讲台上,还是对着麦克风说话,丘吉尔的演说既不是临场发挥。 口若悬河的喷涌,也不是某个只经过一番模糊思索便发出的不连贯 的大声疾呼。这些演说,也包括一些台词,都是正式的文学作品,预 先经过精心制作、润色,才全文排发的。它们是彻头彻尾详尽策划 的作品,运用了丰富的历史事实去加强论证,安排了井井有条的论 据,直至最后撰写成长篇大论。这一运作的全过程,难免占据了丘 吉尔的大量时间。他在下院的首次重要演说总共花了六个星期才 完成,即使在二战最黑暗、最繁忙的日子,他对他的演说词也从来 不敢敷衍塞责。有时演说会不尽人意,然而他很少有半点懈怠。 丘吉尔具有撰写演讲稿和酝酿演讲的技巧,这极大地弥补了 他身体、气质以及智力方面的缺陷。尽管他基本上已形成了自己 的风格,但他还要改变风格,以适应新的情况。他开始把吉本的庄 重、滚动的句子与麦考利明快、对仗的句子及咄咄逼人的智慧结合 在一起。在印度当兵时,他很感激伯克·考克兰,他是坦慕尼协会 总部以外的美籍爱尔兰政治家,他的最佳演说比起威廉·杰宁斯· 布莱恩还要雄辩有力。那响亮、高谈阔论的演说很快成为丘吉尔 声调的特色,这是从小皮特和格莱斯顿那儿摹仿来的,他父亲伦道 夫勋爵在抨击和谩骂表达方面明显是成功的一例。丘吉尔把自己 的细微、幽默、蓄意平凡的特点加上异常活跃的混合剂,其结果正 像哈罗德·尼科尔森指出的,“演说时神采飞扬与聚精会神,这二者 呼常引人注目地结合在一起了”。 此外,丘吉尔本身是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的艺术家,一个自学州的人,不亚于一名职业政治家,他的词汇量异常之大。在哈罗 公学求学时他在其他方面并不突出,但对于军事美学、醒目的头韵、 只丽的同汇、明快的对仗以及闪光的警句特别有兴趣。就像他的绘 画、他的演说充满生动的意向和斑斓的色彩。他喜欢简洁、有力、生 气勃勃的名词,如“血、辛劳、眼泪和汗水”。他选用有感召力、肯切、 有文采的形容词,如“寂静、悲哀、丰富、破裂等。他能驾驭出人意料但又 精心选择过的词。比如他在描述密西西比河时,用了“禁骛 不驯,不可抗拒,慈祥仁厚”,其中非凡的形容词最后突破了既定的 头韵模式,起到了极好的效果。在他同时代政治家中,在杜撰给人 不可磨灭印象的词语方面,他是一个无可比拟的能工巧匠。大罢 工时代,他的评论《我完全倾向于在消防队和火之间不偏不倚》是 有名的一例。 而他后来把苏联描写成“一个谜语,用神秘的外衣包 裹,居于暧昧隐蔽之中”是另外一例。这种无悔的决心、勤于运用 与佣熟技艺的结合,使丘吉尔迅捷地获得英国历史上所有政治家 使用的多数修辞手段。从一部著作到另一部著作,由一个危机到 另一个危机,由支持政府到反对政府,他总与闪闪发光的词汇结 伴。修饰,再使用反复试过的句型。以适应新的情况。1940年英 国战斗机驾驶员参战,有名的颂歌中有这样一句:“在人类冲突的 战场上,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人把如此多的荣耀归于如此少的人。” 这一诗句富有古典的简洁和仿佛信手拈来的完美。但是未定型之 前却经过了反复的变更和修改。 1899年他视察了奥尔德姆,说 “英国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人,也从来没有那么多的食物供膳用”。 九年之后,作为殖民事务大臣,在评论非洲的灌溉工程时说,“世界 上没有任何其他地方能够以如此少的砖石结构蓄纳如此多的水资 源”。当丘吉尔1940年正是一个大忙人时,他的言辞所以能这样 轻逸、华美地流动,其原因之一是他储备了一个词句库。 这些语句可以随时造上笔端,因为它们确切地表达了他真实 的个性,也因为丘吉尔的演说不仅仅在运用修辞手法、语言表述才 能,而且在公开演讲的技巧方面训练有素;他如此运用语言,因为 语言可以生动直接地反映出他究竟是什么个性的人。他本人非凡 的个性由每一个夸张的句子表述出来:简单、热情、无辜、不会狡 诈欺骗,同时又富有浪漫、豪侠、斗勇、雄心勃勃且城府很深J正如 阿斯奎斯·维奥利特的女儿所说的,“20世纪之交邂逅他时,听他 的演说中没有虚伪、夸张、矫揉造作的东西,有的只是他自然形成 的习语。他的宇宙建立在勇敢之上,他说的是这种宇宙语”。1940 年维塔·塞克维尔·威斯特实际上也为这一思想感到慰藉,“一个人 之所以为他的词汇所打动,原因之一是他感触到这些词语背后似 乎有一个强大的堡垒在支撑着。运作着,它们绝非仅仅是评语所用 的词语。” 出于以上原因,丘吉尔的演说很快就实现了显著的音韵和谐, 成为训练有素的政治手段。的确,他在农村没建立起一个拥有地 方势力的根据地,在威斯敏斯特没拥有一批他个人的追随者,他两 度改变党性,他的判断常常有误,他政务管理方面的才能或高或 低,他对普通人的理解十分欠缺。对于他的演说仅仅被当作他真 实的手段这一看法实际上是有争议的。演说使他能博得作为一名 年轻下院议员的声誉,使他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变迁中幸存下 来,恢复他在20世纪20年代的地位,使他能开展独立运动反对绥 靖政策,在二次世界大战中联合自由力量,发挥世界政治家的作 用。利用演说他得以将自己的视觉以及他本人的个性完全倾注在 人和事件上。他的演说具有独特庄重的特点。他用无可比拟的雄 辩演说表达高尚的情感。不管丘吉尔的演说多么重要,他的讲话 绝非只是趋时趋势,他是在为子孙后代说话。这部演说集的问世, 强有力地证明他是多么成功地达到了他的目的。

本文由大卫·加拿丁关于“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艺术家”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大卫·加拿丁关于“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艺术家”

求哪里能买到哈罗德杰365bet体育在线投注宁《管
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一个遣词造句的真正的艺术家...

详细>>

优衣库凭什么风靡全球?这里有经营者10戒和23大

马云曾说,放眼全球,他最佩服两位企业家,一位是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,另一个是卖衣服的柳井正。 柳井正,194...

详细>>